TOP

“读”书热 请你慢慢地火
2017-06-26 16:00:16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34次 评论:0

  

  上海:朗读亭成文化新宠

  每周一早上,小学校长丹阳都会读一段文章或是一首诗,上传到朋友圈里分享。这样的习惯她已经坚持了两年多。她是“读”书爱好者中的一员。“每周一人们开始新一轮的奔波,我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文学之美、阅读之美、生活之美,带着爱去奋斗。”丹阳说。

  “你有多久没有朗读了?很久了吧?因为很多人觉得,朗读,那是学生时代的事情,或者说它只属于一小部分人。不,朗读属于每一个人。”这是前段热播的《朗读者》中,主持人董卿的一段自问自答。

  《朗读者》刷爆朋友圈,让“读”书又回到了大众阅读生活中,不知不觉中,“读”书热慢慢地火了起来。

  “读”书热让我们重拾阅读

  文字无声,诵读有意。“读”书看似老套,但却能让人们重拾阅读,唤醒沉睡的灵魂。

  设置的线下征集普通人朗读声音的“朗读亭”同样受到追捧。“朗读亭”高约3米、占地面积约2.5平方米。置身亭中,朗读者可借助亭中的设备,不受干扰地释放情绪、忘我朗读。在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西安等全国各大城市设置的朗读亭外,频现朗读者排队等候,其中有“一颗素心,捧卷轻吟”的白发老者,有“读书、晒照两不误”的文艺青年,有站在风雨中等待的中学生,还有抱着孩子来排队的母亲……

  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FM开通了“全民朗读”频道,内置“诗歌美文”“古代诗词”“小说故事”等栏目,还专门设置了“朗读者·为ta读”栏目。用户可以选取自己感兴趣的篇目自行阅读、上传,并能够得到其他的网友的评论,进而与之互动。父亲节当日,有近4000人上传了自己朗读的《背影》,参与者多半是没有经过专业播音的爱好者。“以前上学的时候只记得《背影》的中心思想、表现手法一类的刻板知识,现在用心读出来,才真正地被感动。”参与者小佩说。

  此外,甚至有名为“全民朗读”的手机应用上线,用户可以在其中听专家朗读名篇美文,或者自己录制诗歌散文,并自由配乐、配图,在线分享,以言会友……

  退休多年的老康,最近也有了新的爱好。他购置了一套录音设备,“一共花了800多元,效果堪比录音棚。”他翻出了《静静的顿河》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等作品,“我们那代人最爱这些前苏联的经典文学了,但好多年都没看过了,现在,一字字地读来,感觉又年轻了一回。更重要的是,好久没这么认真地读一本书了。”老康说。

  “讲故事和抒情,是人类的古老需要”

  “通过手机APP或微信公众号,公开朗读正越来越受大众的欢迎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汪海向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表示,他个人乐见朗读热的兴起。在他看来,对朗诵的热爱,背后潜藏的是大众对文学的热爱。

  从荷马弹奏竖琴讲述特洛伊战争的故事,到狄更斯在英国和美国各地巡回朗诵自己的小说……文学朗诵一直都是个人生活与公共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  “朗诵所包含的讲故事和抒情,不论中西,自古都被认为是人类一种非常古老的需要。它们在人类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,绝不是娱乐需要所可以解释尽的。”汪海表示,朗诵者出声的朗读,一方面是对文学作品的深情融入,融入某种情感的体验中,或者融入某个故事的冒险中,但另一方面又是对文学作品的个人化的想象性演绎——“就仿佛自己是一个音乐家,按照自己的方式在演奏一支曲子,这就成了一个发现自我、表达自我的过程。这种在伟大作品中遗失和发现自我的双重性,给了朗诵者一种相当强烈的幸福感和戏剧性。”汪海说。

  著名朗诵艺术家于同云曾说:“‘看’是一种客观的态度,是我和他的距离,但朗读的时候,则会有一种代入感,哪怕是读的别人的作品,也是一种自我抒发。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是处于关闭的状态,朗读的时候则是把闸门打开,更积极主动进入到文字中,找到我们人类的通感。”

  事实上,朗读热的兴起,与朗读的社交属性密不可分。在朗读类手机应用中,用户自己的朗读可以为他人所听,并得到相应评价,这个过程对朗读者和收听者都有一种实在的参与感。为人所喜抑或是为人所恶,参与者希望的是对自己朗读的反馈。

  汪海特别强调,朗读的社交性,本质上与文学的公共性密切相关。“无论是通过推荐书单,还是通过分享自己的朗读,再或者在网络上发书评、讨论交流,都是在文学空间的感召下,寻找一个文学的共同体。”

  读书便是要“读”

  “其实朗读、朗诵潜在存在于民间,而一旦有这样的品牌节目,就会引导、激发很多人喜欢上朗读和朗诵,而且在朗读过程中从内省的状态变成了外在的状态。我读的时候是自己在理解,朗诵的时候是在跟别人沟通,这样的理解好像也更丰富了,它带动了阅读。”谈及《朗读者》及朗读热,著名主持人敬一丹如是说。

  对于朗读热,汪海也持较为乐观的态度:把朗读热看成是普通人阅读习惯逐渐养成的一个征兆。

  “我个人的体会是,国内普通读者的阅读习惯仍在养成和提高的过程中。或许,朗读热的开始也预示着社会将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,越来越多的普通读者开始变为成熟的读者。”汪海如是说。

  汪海表示,朗读是与文学经典或者说文化经典相结合的一个非常好的,甚至不可或缺的方式。“文学首先是语言的艺术,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是读起来具有音乐性的,虽然各个作品的音乐性各不相同。”

  朗读,是一种几乎不需要成本的阅读方式,却将简单的“看”赋予了更多的社交功能。“我自己不读,但是在路上或者闲下来都会打开网络电台收听别人的诵读作品。”大学教师包容容说,“从诵读者的语气、顿挫中,可以听出每个人对作品的不同理解,会发现自己一个人看书时忽略的细节和深意。”她说自己也经常会“打赏”欣赏的诵读者,还会将一些感兴趣的内容,找出原书,重读一遍。

  一位出版行业的业内人士在接受《工人日报》记者采访时则表达了不同观点。她坦言,节目引导大众去阅读经典作品的导向没有问题,且全民喜欢朗读是件好事。“但普通读者可能缺少《朗读者》嘉宾甄别挑选朗读篇目的能力。”

  该业内人士同时表示,《朗读者》之所以受欢迎,或许恰恰跟很多人没有耐心读经典有关,因此,当看到名人在读时,会有“我也这么觉得”的想法。“阅读经典或者读书本身是一种凝神思虑的过程,是需要思考在里面的,感同身受只是最浅层的东西。经典可以流传,肯定不止传达同有之情那么简单。不过,读书读书,不就要‘读’出来吗?书读百遍,其义自见。古人诚不我欺。”

Tags: 责任编辑:张文凇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如何让外国读者谈《红楼梦》就像.. 下一篇文化与科技融合产生的价值不可估量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