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戈宝权
2015-11-02 09:35:18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43次 评论:0

  
  戈宝权——我国著名的国际文化活动家,著名外国文学研究家、翻译家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任命派往国外的第一位外交官,中国第一项以个人命名的翻译奖设立者


  人物简介:戈宝权(1913年2月15日—2000年5月15日),出生于东台台城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家庭,男,汉族。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  我国著名的国际文化活动家,著名的外国文学研究家、翻译家,中外文学关系史、翻译史和比较文学的研究家。
  新中国成立后,出任中国驻苏联大使馆首任临时代办及政务和文化参赞,是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派往国外的第一位外交官,并作为刘少奇的随员参与了最早的中苏谈判。历任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副秘书长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作协理事、中国译协理事等职,并长期从事文学翻译、中外文化史、比较文学、鲁迅研究等学术研究工作,为繁荣中国文学翻译事业、促进中外文化交流、增进各国人民友谊作出了重要贡献,是我国中外比较文学研究的权威、外国文学翻译的巨擘和东欧文学研究的领路人。
  1986年7月5日,戈宝权将50年间精心收集和珍藏的两万册中外文图书,捐赠给江苏省。并将江苏省政府颁发的奖金捐出,建立了“戈宝权文学翻译奖”基金,这是中国第一项以个人命名的翻译奖,被收入《中国翻译词典》。
  11月25日下午的祝贺会一结束,我们立即随同戈老夫妇到了他们所住招待所的房间,按照预先的约请,进行专门的采访。
  1988年的11月,东台撤县建市快一周年,当时东台正式的新闻单位只有广播一家,那时广播的呼号已从东台广播站改为东台人民广播电台了,对于戈老在家乡的行踪,我们组织记者全方位采访,并在每天早、中、晚的三档新闻节目中及时报道。对于这次的专访,我做了认真的思考:作为一名新闻的后生晚辈,能够聆听前辈关于新闻工作的直接教诲,将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戈老的经历他在会上和多种场合已讲了,录制儿童节目要到第二天,请戈老谈戈公振,谈他自己的新闻经历,这是非常难得的一次机会,对于我们了解历史、了解戈公振在近代中国新闻史上的地位,都会有帮助。
  采访还没开始,戈老与我们进行了交谈:
  你们这几天的活动有没有录音?我说有啊,全程录音。
  戈老说,能不能请你们把这几天的录音、广播给我录起来,弄一个小盒子、盒式的,这样我们回去后朋友们来时都听一听。我们在南京赠书的录相带,朋友们来时都放给他们看一看,这样他们来访时,我们把录音放给他们听。
  我询问了他们离开东台的行程安排,当即表示回去翻录后赶上让他们带走。
  这时戈老又问,你这个访问是不是要通过广播的形式播出去?要讲几分钟?
  我向戈老解释,广播专访我们已经做了,这个采访不是要播出,主要是想听戈老讲课,增加我们对新闻史的了解,以便我们更好地做好今后的广播电视工作。
  明白了我们的采访意图,虽然知道不会播出,属于“无用功”,戈老还是向我们介绍起他们这个“新闻世家”,介绍起他所了解和敬重的叔父戈公振,介绍戈公振对他的影响,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。
  采访结束时,戈老还不放心地问:“这样可以吗?”
  面对这位著名的大家、慈祥的老者的亲和与善解人意,使我们有勇气又向戈老提出了请求:为家乡的新闻事业、为即将成立的东台人民广播电台、东台电视台,为将复刊的东台报题个词。
  戈老问,写些什么呢?我说,东台人民广播电台和东台电视台马上要成立了,就写些祝愿的话吧。戈老说,行,要我怎么写?我说,我先拟个草稿吧。
  我从采访本上撕了两页空白的纸,就打起了草稿。
  第一页,我先写了“东台是戈公振的故乡,祝东台人民广播电台、东台电视台成立”,觉得太笼统,就在这页的反面重写:东台是戈公振的故乡,祝愿东台的新闻事业兴旺发达,日益发展。戈老看了,把兴旺发达4个字上划上了两杠,并在这张纸的右下方,用粗水笔练写了个东字。
  第二页正面是:欣闻东台人民广播电台将成立,谨表祝贺。戈老看了,在台后加了一个逗点,在台字上加了个“即”字,并在“表”与“祝”之间插上了“示热烈的”四个字。
  这一页反面是:祝东台电视台成立后把节目办得人民喜爱。写完后我觉得不够好,又把“祝”字圈了,在上面写了“希望”二字。戈老看了,把希望二字杠了,把人民的民字也杠了,在下面写了个“人”字。
  起草了这三个方面的内容后,我心里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东台报,虽然屁股指挥脑袋,但部队教育的“大局”意识,使我想到也应帮助东台报向戈老求几个字。
  戈老问,写什么呢?我是广电局的人,局长就在旁边,所以我能为广播、电视和新闻写个草稿。但我当时不是报社的人,不好为报社写草稿,想了想建议说,可否写这么几个字呢:值此东台报复刊之际,祝报纸在两个文明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  戈老听了,想了想,拿过第一页写废了的那面倒过来,在空白处写下了这样几个字:值此东台报复刊之际,谨祝报纸在为东台人民进行两个文明的建设中,发挥更大的作用。因为这张纸的右下角已写了字,所以“发挥”两字,就写到了上面。写好后,发现“值”字一边有误,又用粗水笔在上面重写了“值”字。
  草稿都定稿后,戈老才用粗水笔在我们找来的大纸上写了起来。
  当时,我很为戈老的严谨和平易近人所感动,更为戈老对于家乡新闻事业的关心和厚爱所激励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Tags: 责任编辑:曹力文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乔冠华 下一篇周巍峙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